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bgaoke.com/,西班牙队

阿根廷足球甲级联赛即将在10月30日正式重返大众视野,在时隔大半年并且权衡各项利弊之后,阿根廷也终于重启了本国联赛。

对于阿根廷本土联赛,中国的报道相对偏少,而目前,连阿根廷联赛的具体翻译仍旧存在争议,实际在2017年时,阿根廷足协便将阿根廷足球甲级联赛(La Primera División Del Fútbol Argentino)将正式更名为阿根廷足球超级联赛(Superliga Argentina de Fútbol)。但没什么用,一来是因为其他国家照常叫他们阿甲联赛…….二来则因为阿根廷足协向来朝夕令改,据悉他们将在明年再度改回阿甲联赛,所以不必纠结他们到底叫什么…

而在阿根廷联赛正式开始之前,也让我们也把关注的重心放到俱乐部本身,以下带来阿根廷足球甲级联赛几家主要俱乐部的介绍。

首先,阿根廷有5支最出名最重要的俱乐部,他们分别是博卡青年,河床,独立,竞技和圣洛伦索。其中,博卡和河床更是牵扯了无数阶级和政治因素的足球俱乐部,在阿根廷地位举足轻重。

博卡青年,被视为“人民的球队”,代表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乃至整个阿根廷的工人阶级,位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贫穷但是充满人文和足球气息的博卡地区。博卡青年队史曾经34获联赛冠军,6获南美解放者杯冠军,并且在阿甲历史中从未降过级,从荣誉上而言称得上阿甲第一俱乐部,作为卫冕冠军的他们也是新赛季冠军的最大竞争者。然而要这么夸他们必然有一支队伍的球迷不乐意,那便是河床。

河床,被视为“富人的球队”,代表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乃至整个阿根廷的资产阶级,早年河床的主场位于博卡区的南内港(Dársena Sud)地区,距离博卡青年的大本营博卡区很近。为此,双方决定用一场比赛争夺地盘,输球就走人。结果,河床不幸落败,被迫辗转到努涅斯区。虽然是被驱逐的一方,但搬到更加富饶的努涅斯区后,河床迅速在上层社会获得影响力,得到了大量的资金支持。至此,河床与博卡也因为球迷阶级的不同而产生严重对立,成为世纪死敌。

除此之外,这支队伍骨子里崇尚进攻,依靠打法吸引了不少的球迷。河床队史力压博卡青年,36次获得联赛冠军,但距离他们上一次夺得联赛冠军已有6年之久,他们在2011年历史首次降入乙级联赛,一时引起轩然大波,博卡球迷还高举画有河床标志的棺材,兴高采烈的游行庆祝,河床极端球迷则在当地引起大规模骚乱,一时出警无数。

这两支球队的对决被誉为世界第一德比,其火爆程度甚至力压巴萨打皇马。这场比赛已经超越了单纯德比战的意义,掺杂了无数阶级和政治的利益。曾经为了帮助博卡夺冠,上个世纪的军政府可是出了不少力,而为了避免河床降级,阿根廷足协也是想了各种奇葩规则。

对于博卡球迷来说,河床是撒旦的化身;而对于河床的球迷来说,博卡也戴着魔鬼的面具。博卡和河床这对冤家无论是在球场上还是球场外,都会不遗余力给对手制造麻烦,就连他们的球迷也是如此。

最著名的则是2018年,两队首次在南美解放者杯决赛中相遇,两队球迷间的冲突在这一刻达到顶峰,扔催泪瓦斯进球员大巴,身绑炸弹试图入场,与执法警察互殴……一时间布宜诺斯艾利斯陷入暴乱,为了能够正常举行G20,南美足协无奈把这场比赛的次回合放在了西班牙马德里的伯纳乌球场,最终河床成功夺魁。

阿根廷独立俱乐部是阿根廷国内除了河床和博卡青年以外最成功的俱乐部,独立队曾16次夺得阿根廷甲级联赛冠军。更令俱乐部球迷骄傲的是,独立队共7次捧得解放者杯冠军,是解放者杯历史捧杯次数最多的球队。

独立队的球迷也是出了名的挑剔,除了要求球队要打出成绩以外,还要求球队要打得好看,然而独立队这几年的表现常常令他们失望,独立自从2003年来再未染指过联赛冠军,近几年也逐渐沦为阿甲二流球队。本赛季他们的目标应该也只是小组赛晋级,至于争冠,可能依旧与他们关系不大。

竞技俱乐部则是独立队的宿敌,两队主场只相隔数百米。独立队和竞技队的德比大战也是阿根廷国内最重要德比赛事之一,被称作阿维拉内达德比。

竞技历史上曾18次夺得阿根廷甲级联赛冠军,并在1967年夺得南美解放者杯冠军。 此外,竞技队还以培养青年才俊而出名,国米名宿迭戈・米利托就是出自这家俱乐部。

竞技队这两个赛季的表现相当不错,他们在18/19赛季成功加冕联赛冠军,上个赛季也最终斩获第4名。在刚刚结束的解放者杯小组赛中,竞技也以小组第二的身份晋级淘汰赛,他们将是本赛季阿甲冠军的另一名有利争夺者。

圣洛伦索竞技足球俱乐部同样位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队史曾14次获得联赛冠军,仅次于河床,博卡,独立和竞技,并且在2014年夺得队史首座解放者杯冠军并参加当年的世俱杯,最终在决赛中不敌皇家马德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