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美国汽车协会周三(6月8日)的最新数据,美国普通汽油平均价格达到了每加仑4.96美元。这标志着连续第12天,也是过去30天里美国油价第29次创下纪录。

现在有17个州的平均油价在5美元或以上。爱达荷州、俄亥俄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成为最新跨越这一门槛的州。价格最高的州仍然是加州,平均每加仑6.39美元。

除了佛罗里达州,其他州的平均价格都上涨了至少一美分,而佛罗里达州的价格基本保持不变。截至周二,全美13万家加油站中有29%的加油站的油价已经越过5美元大关。

到目前为止,飙升的油价并没有减缓美国司机在加油站的消费。但专家们表示,他们可能会开始减少在其他商品和服务上的支出,这将对最底层的民众生活带来不成比例的影响,也将为日益不稳定的美国经济构成强劲的逆风。

明尼苏达州目前平均每加仑汽油价格为4.66美元,自周一以来上涨了8美分。

凯尔·贝克(Kyle Baker)是Clearscape的化学经理,这是一家位于新布莱顿的景观美化公司,负责双子城周围的200处房产。

贝克算了笔账,每天给一台机器加满油要花20美元。加满他的工作卡车油箱至少要花100块。贝克说:“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加满油,美国运通卡就到限额了,因为它的限额设在125美元。”

他说,这个行业可能会受油价严重影响,他担心人们会开始削减草坪护理等奢侈服务的开支。

“当你缺钱的时候,奢侈品和服务是首先被削减的,”他说。由于高油价没有任何放缓的迹象,他的公司已经开始提价,而这可能会导致客户更快流失。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推高原油价格的催化剂,但油价在战争之前就已经开始上涨。

甚至在新冠疫情之前,能源生产商在低价和机构股东要求更高回报的压力下,已经减少了投资和利润较低的项目。

随后,在疫情期间,石油产品需求急剧下降,生产商进一步削减了产量。人们哪儿都不去,企业都关门了,因此对燃料的需求大大减少。需求下降极其突然,美国原油基准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甚至一度跌至负值。

此后,经济重新开放,制造业复苏,人们又开始开车和坐飞机。这导致需求激增,从去年秋季开始,石油市场变得越来越紧张。去年11月,拜登与包括印度和日本在内的其他国家协调,动用了战略石油储备,以稳定油价。但这种缓解非常短暂。

俄罗斯在2月底入侵乌克兰,使本已脆弱的能源市场陷入动荡。每桶原油的价格现在超过了120美元,一个月前还不到100美元。相比之下,在2022年初,每桶原油的价格为75美元,而在2021年这个时候,价格接近63美元。高盛(Goldman Sachs)预计,7月至9月期间,作为欧洲原油交易基准的布伦特原油平均价格将为每桶140美元,高于此前预测的每桶125美元。油价以及由此带来的燃料成本的迅速上涨,正令拜登政府感到头疼。拜登政府已呼吁石油生产商增加产量。石油公司在向股东承诺资本约束后不愿进行钻探,高管们说,即使他们想增加产量,他们也做不到。他们也面临着与整个经济一样的问题,包括劳动力短缺、零部件和原材料价格上涨,比如对压裂生产至关重要的沙子。

值得说明的是,虽然按美元计算,全美平均汽油价格已经超过了过去的纪录,但如果把通货膨胀因素考虑在内,以往每加仑的平均价格更高。

商业和金融新闻网站Kiplinger在2022年6月初报道说,要打破通货膨胀调整后的纪录(2008年平均价格达到每加仑4.11美元),全美平均价格必须达到5.40美元。

这并不意味着未来全美平均水平不会打破纪录。对司机来说,最糟糕的情况还在后面。随着夏季旅游旺季的到来,对汽油的需求可能导致全球市场的油价继续上涨。

美国汽车协会(AAA)跟踪汽油价格的OPIS全球能源分析负责人汤姆·克洛萨(Tom Kloza)对CNBC说,到今年夏天晚些时候,全美平均汽油价格可能会接近6美元。

克洛萨在谈到汽油需求时说:“从6月20日一直到劳工节,这段期间都可能到达近6美元高位。无论如何,人们都会去度假。”

有些加油站和州的汽油比较便宜。全美大约20%的加油站仍在以每加仑4.5美元以下的价格出售汽油。但是,即使在许多汽油价格较低的州,如密西西比州,较低的平均收入也可能意味着司机要比在一些汽油价格高的州——如加州——工作更长时间才能加满一缸油。

司机会不会因此减少驾车出行?根据跟踪汽油价格和消费数据的OPIS的数据, 5月最后一周美国加油站的加油量比去年同期仅下降了5%,尽管同期汽油价格上涨了50%以上,从2021年5月29日的每加仑3.04美元上涨到今年5月28日的每加仑4.60美元。

根据出行研究公司Inrix的数据,自5月初以来,美国的自驾游数量下降了约5%,不过自年初以来仍增长了约5%。

令人担忧的是,消费者将削减其他支出,这可能会使已经显示出一些疲弱迹象的经济陷入衰退。

通常情况下,当一种商品的价格剧烈上涨时,其消费量就会下降,这一过程被称为“需求破坏”。但是,汽油是经济学家所说的“无弹性”购买,也就是说,汽油消费不会受到价格的很大影响——绝大多数人无论如何都会继续加油。即使在平均价格最高的州,比如加州,汽油消费也没有明显的放缓迹象。

OPIS全球能源分析主管汤姆·克洛扎(Tom Kloza)说:“我们看到世界各地的需求都在减少,但在美国,人们似乎对此很固执。加州告诉我们,每加仑6.4美元也是可以容忍的。”

克洛扎说,数据确实显示,司机们正在转向价格更低的加油站购买汽油,比如Costco这样的大型零售商,而不是那些更方便但价格更高的路边加油站。他认为,消费者正在采取适度的措施限制驾驶,比如一次出门时办几件事。

至于通勤,克洛扎说,许多有能力在家工作的人可能已经开始减少去办公室的路程。其他人可能使用公共交通或拼车上班。

在家工作的人大幅增加,以及美国经济尚未恢复疫情前的所有就业机会的事实,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消费比2019年下降了约15%,当时美国的汽油消费量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

但即使消费下降了15%,司机在加油站的支出也远高于疫情前,因为与2019年同期相比,价格飙升了67%。这对整个经济来说是一个问题,因为它可能迫使消费者削减他们在其他项目上的支出。

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表示:“我认为,人们在开车时节省的钱不会太多。受到冲击的将是其他形式的自由支配支出。”

克洛扎说,普通美国家庭每月购买大约90加仑汽油,因此目前汽油价格从一年前的3.04美元升至4.96美元,每月将增加170美元。

赞迪说,美国的整体经济主要是由消费支出推动的,因此,如果消费者减少其他非必需品的消费,如外出就餐、购买服装和度假,这将是一个重大的阻力。

“经验法则是,每桶石油价格每上涨10美元,GDP就会减少0.1个百分点,”赞迪补充说。

赞迪说,由于汽油价格继续攀升,其他项目的支出可能会受到打击。这甚至可能改变人们对经济本身的看法,导致行为改变,因为如果有一种产品的消费者对价格非常敏感,那就是汽油。他说:“我认为,石油和天然气的价格在人们对经济和他们自己的财务状况的思考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燃料价格飙升造成的需求破坏,或者说高油价对消费者行为的影响程度,可能还没有大规模地显现出来,但这种影响已经渗透到整个经济中。油价上涨不仅意味着消费者口袋里的钱会减少,还意味着企业成本增加,这些成本稍后会部分或全部转嫁到消费者身上。这既包括了像文章开始提到的中小型园艺公司,也包括各类大型百货公司和航空运输公司。塔吉特是应对成本上升的公司之一。塔吉特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康奈尔对CNBC表示,在本财年,燃油和柴油成本的上升将增加约10亿美元的成本,“这是塔吉特没有预料到的显著增长。我们没有预料到,随着燃料价格升至历史高位,运输和货运成本会飙升。”

沃尔玛的高管也发表了类似的评论。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董明伦(Doug McMillon)在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本季度石油成本的加速速度超过了我们能够转嫁的速度,这造成了一个时间问题。本季度美国燃油价格比我们预期的高出1.6亿美元。”

″与疫情前相比,海运一个海外集装箱的成本增加了一倍多,燃料成本甚至比一年前高出约1.5倍,”亚马逊在季度更新中指出。

西南航空公司指出,上季度“航空燃油市场价格大幅上涨”,而联合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斯科特·柯比告诉CNBC,如果今天的航空燃油价格保持不变,该公司将比2019年多花费100亿美元,“这对通胀成本构成了切实的压力,”他说。

美国能源情报署(EIA)在2022年5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2020年,汽油支出短暂下降至个人可支配收入的1%左右,此后这一比例有所上升;2021年至2022年初,这两项指标的范围都在1.5%至3.2%之间。2022年第一季度,人们在汽油上的税后可支配收入比例(包括通胀)平均为2.6%。这一指标接近2008年7月(5.3%)高点的一半,略高于2015-2019年2.5%的平均比率。

尽管如此,平均汽油支出的增加仍然对贫困家庭和许多部门的预算造成了不成比例的打击。

家住路易斯安娜州克罗茨斯普林斯(Krotz Springs)的玛莎·沃尔克(Martha Volker)患有四期转移性肝癌,原本治疗已经导致经济捉襟见肘,而油价对她的治疗和生活产生了进一步影响。

“燃油价格是对我们伤害最大的。我们每个月都相应地计划我们的预算,但预算正在被汽油价格吞噬,”沃尔克说。

“我们要选择更顶饿的食物。干豆子能让人很长时间不觉得饿。米饭就算是大餐了,”沃尔克说。

此外,她还尽量节省家里的空调和洗衣费。沃尔克说:“房子在白天保持80度,晚上睡觉时我们会调高温度……把衣服挂在晾衣绳上,以节省烘干机的消耗。”

在德州,随着加油成本继续攀升,这给威廉姆森县的第一响应人员带来了压力。今年刚过一半,威廉森县第四分局的警察保罗·里尔就已经没钱给他的车队加油了。

“这令人不安,因为人们担心情况会变得更糟,”他说。“我批准的今年燃料预算是3.9万美元,我们可能在两周前就用完了。”

因此,里尔将要求县政府为他10辆车的车队额外拨款4万美元。据警员表示,这意味着将用于警官额外培训的资金转移。

“我们将削减其他领域的开支,以确保我们的居民得到照顾,”里尔说。“我们明明可以把钱用在其他地方,这比将钱扔进油箱要好得多。”

当地机动服务部门表示,将在车队中增加330辆电动车,但里尔对电动车不感兴趣。

“这在我们的世界是不现实的,”他说。“我们需要把车停到加油站,花五分钟的时间,给我们的雪佛兰塔霍加满油,然后出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