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队与阿曼队在重庆的比赛结束后,济科迈进赛后新闻发布厅时,立刻皱起了眉头。

坐在主席台上恭候他的是亚洲足联的新闻官,以及三位翻译。一位负责把他的葡萄牙语翻译成日语,一位负责把日语翻译成英语,另一位则要把日语翻成汉语。前两位翻译是日本人,另一位是个满脸稚气的中国小伙子。

台下的一屋子记者有会讲英语的,有会讲日语的,更有讲汉语的,但就是没有一个人会讲葡萄牙语。因此记者的每个问题都要经过至少两道“加工”才能传到济科的耳朵里。比如有位中国记者提问,那他的问题则先由中国那位小伙子翻译成日语,然后再由那位日本翻译翻成葡萄牙语,同时另一位日本翻译则要把这个问题翻译成英语。

三个翻译翻来翻去,新闻发布会就被他们“翻”得变了味道。经常是济科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葡萄牙语,那位日本翻译也摇头晃脑地说了半天翻成日语。然而到了那位负责把日语翻成英语的翻译那里,句子就骤然变短,经常短到只有两三句话。而那位中国翻译更善于“来料加工”,干脆只有一句话,并且还翻得牛唇不对马嘴。人家济科明明在说“我们下半场太注重防守”,可他却翻成了“我们在这里训练很好”。

到了最后,那位中国翻译完全“失灵”,呆呆地坐在那里张不开嘴。这时人群中又蹿出一个英语翻译上来“救火”。于是济科的每一句话都要经过如下加工程序:葡萄牙语-日语-英语-汉语。在这道加工程序运作时,济科和所以记者都只能略带尴尬地等着,而那几个翻译却忙得满头大汗。

济科对这道长长的“语言翻译加工线”显然感到不满。最后他按捺不住发作起来。

“你们在发布会上应该给我配一个英语翻译,”他对身旁的亚洲足联新闻官抱怨说。他的意思是要一个既会英语也会葡萄牙语的翻译。这样就能省却很多烦恼。

新闻发布会一完,济科就如释重担地快步离去,记者们也都长出了一口气。他们终于摆脱了那几位翻译的“蹂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bgaoke.com/,西班牙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