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在小品里大喊:猫走不走直路,取决于耗子。这话的幽默在于:猫本来是靠捉耗子生活的,所以他的“路线问题”完全来自于一种生存本能。日前,媒体大肆炒做赵本山要涉足辽足。最初听到这消息,以为是人们想幽穷困潦倒的辽足一默。想想看,辽宁队被张海事件、马东波风波以及中超比赛失利等因素困扰,球迷们压抑难耐,老赵忽然提出购买辽宁队队员屁股蛋儿或鞋底儿广告,这足以博得苦恼人一笑。不管动机如何,本山大叔,你现在也算是演艺圈的头牌人物了,忽悠个辽足,算个鸟本事,你应该去忽悠皇马这样的豪门俱乐部,这才符合你的身份呀。【

不能不承认张曙光的执着和敬业精神,多年以来,正是他引领着辽足绕过了多少暗礁险滩,当本山大叔的一句酒话(姑且这么说),传进张曙光的耳朵里时,不难想象张总的激动心情。

谁都清楚,作为个人,赵本山投资足球的可能性是零。那么就应该是赵本山背后的一家企业与辽足有合作的可能,如果是企业之间的合作,互利原则是应该首要考虑的。这样,辽足与赵本山的合作就顺理成章的多了。赵本山自己承诺绝不忽悠辽足,张曙光高呼有钱就欢迎,恐怕都不会是酒话吧。何况对双方都有利可图的事,早已经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

那还有什么可以躲躲闪闪的呢?众所周知,高手过招都会把必杀技留到最关键的时刻,二位都是久历江湖的老手,怎能还没见几个回合就轻易亮出底牌的呢。辽足的摊子烂了很久了,对蚁力神的质疑声也时有耳闻,当此敏感之时更不可贸然行事。赵本山说聪明的合作未必是投钱,张曙光也在媒体座谈会上欲说还休,玩的都是太极功夫。

辽足不是拐,不是车,更不是担架,本山大叔犯不上用这么大的一个道具去忽悠谁,闹不好给自己惹麻烦;张曙光也十分清楚,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赵本山是否真的能够慷慨捐助,也不在于区区的广告效应。说句再透彻不过的话吧,有时候扯淡本身就是生产力。二位都懂得这个道理,蜕化成狗仔队的记者也懂得这个道理。在文体不分家的大旗下,一切都团结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娱乐大众。

回到辽足本身,在经历了赛季之初的艰难挣扎后,在天色即将大亮的当口,万不可自乱方寸。张曙光的话还是实在的,这个赛季辽足就是要锻炼新人,努力创收,其他的一切都是逗你玩。【我来说两句】

在中国足球界,能与关公面前耍大刀,或者鲁班门前弄大斧相齐名的经典句子,毫无疑问,肯定是赵本山面前大忽悠。 想起十年前,沈阳本山公司开业,工农商学兵,嘉宾如云。盛典之上,来自我国台湾省的凌峰先生曾为本山公司献上经商五本经:一是要有本事,二是要有本钱,三是要干本行,四是公司事务要由本人亲自打理。有了前面这四本,再加上本山这第五本,公司就不愁买卖不兴隆,财源不广进。

赵本山有本事弄出个《刘老根》,有能耐搞出个《马大帅》,但未必能重新激昂辽宁足球。赵本山有本钱投资影视基地,有资金赞助二人转,但未必有闲钱撒进无底洞一般的凄凉联赛。况且搞足球又不是赵本山的本行,老赵也没闲工夫亲自打理。凭赵本山的机灵劲,怎么可能去趟辽宁足球这潭混水?更不会去擦张海留下的屁股。

当前国际足球形势是这样:您若与国际接轨,去欧洲忽悠皇家马德里,还真有可能就忽悠出一个“国安皇马”。但您若是忽悠三代贫农出身的赵本山,顶多也就忽悠出一句“酒桌上的话不能算数”。

记得雅典奥运会后,有记者曾在沈阳皇姑区见到满脸忧伤的中国女足队员曲飞飞,以为她还在为奥运会上0比8输给德国伤心。但她说不是,她难过的是手机丢了。过后才明白,曲飞飞所心疼的,并不是那部仅赞助给中国女足的老款西门子手机,她难过的是手机里有赵本山的电话,那是在回沈阳的飞机上,邂逅老乡赵本山时得到的。

中国女足欣赏赵本山,有乐悠悠的含义,辽宁男足喜欢赵本山,有忽悠悠的味道。近年来的辽宁足球,确实是穷疯了,但至今也未见嘴硬的张曙光先生查找自己的不足。事到如今,经营不善的俱乐部,逮个有钱的就想攀亲戚。自身无能的经营者,弄点假消息就想炒做,真不如去踏踏实实干点力所能及的工作。

日前,媒体大肆炒做赵本山要涉足辽足。最初听到这消息,以为是人们想幽穷困潦倒的辽足一默。

后来,看到相关媒体的报道,让人觉得赵本山是要玩真的了,他想入股辽足,把这支家乡球队当成事业来经营,这让人感到老赵的胆识和责任。老赵把小品玩到极致后,又鼓捣起电视剧,从《刘老根》到《马大帅》,逐日走红,可谓“绩优股”。而江河日下的辽足能和他联姻,这是否相当于瘦骨嶙峋的病猫抓到一只肥胖的耗子?

辽足闻到老赵的味道眉开眼笑,当然是想借他的名望在困境里突围,而老赵甘心被捉,无非看重足球的轰动效应,甚至要把足球当成艺术,来拓宽自己发展空间。

老赵后来承认自己和张曙光私交很好。很佩服张曙光的魄力,辽足多次对天发誓,声称与张海没有发生关系,但两者的“事实婚姻”有目共睹。张海或多或少地让辽足蒙羞了,辽足需要改变自己形象,需要寻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辽足能一口叨住老赵,绝对值得庆幸!

如果双方合作真的成功,赵本山会调动浑身的细胞,给辽足做形象大使。可以想象,哪个春节晚会的小品里,把辽足的包袱都抖几个,这等于不花钱给球队做广告,商家看在老赵的面子上,也会把钱都甩到辽足口袋里。至于玩电视上瘾的赵本山,能不能搞个足球题材的本子,普及和推销一下辽宁足球,这不值得期待吗?

辽足想忽悠赵本山,无异于关公面前耍大刀。赵本山忽悠辽足倒是手到擒来。赵本山是靠卖《十三香》、《卖拐》起家的,冠冕堂皇点说是“营销高手”,套用东北大白话就是“大忽悠”。辽宁队百病缠身,经不住折腾了。如果在艺术的惯性里,老赵精心地“忽悠”一把辽足,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英国的《太阳报》,最善于把娱乐和体育往一起掺和,据说这两个行业已经是全球最吸引人眼球的东西。两个最吸引眼球的项目要是再掺和到一处,你可想而知人们的视觉将会受到怎样的冲击?

辽足放话赵本山有意与辽足合作,外界多半认为这是以忽悠见长的辽足大股东,在忽悠赵本山。圈内人都知道,所谓的辽足的大股东们,这些年的确把辽足忽悠得元气大伤、风雨飘摇,而就凭那些说大话拿小钱的大股东们“空手套”的本事,忽悠了谁,都不出人意料。

这几年赵本山上春晚的小品,主题都离不开“忽悠”,这个原本只限于东北民间传用的俚语,由此竟然被全国人民所领会,无疑要算是赵本山本人的一大成就。小品里的赵本山是以忽悠别人见长,现实中的赵本山,当然也不是轻易就任人忽悠的,何况辽足这么个破落泼皮户,何况中国足球这么个大酱缸。可耐人寻味的是,赵本山的回应竟然有些暧昧。

传媒一时间发了懵,有的跟着起哄,有的摇头质疑,也有的等着看笑话,但是哪个也说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或者究竟有没有这一回事。

其实,没有必要去较这个真。一个铁的事实是,辽足没钱,赵本山也没钱—-在以烧钱著称的中国足坛,在那些玩足球的国企或私企老板面前,赵的财产不值得一晒—-而当今的中国要想搞足球俱乐部,拿不出钱来烧就一切免谈。因此,辽足和赵本山之间,根本就不存在合作的可能性。

这只能是一场互相做秀的忽悠,或云,是一场双方合演的“忽悠秀”。可惜,中国没有《太阳报》,不然倒是可以做足版面。

辽足穷的叮当三响,恨不能逮住大雁拔毛生吃,所以,忽悠忽悠著名的赵本山,以引起真正的投资者的注意,也算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至于赵本山,这一两年的日子并不好过,小品江郎才尽了不说,赖以生存的影视制作,也大有江河日下的感觉,从《刘老根1》到《刘老根2》,从《马大帅1》到《马大帅2》,可谓一蟹不如一蟹;因此,这个时候,赵本山借着处在风口浪尖的辽足说说事,好歹赚些人气。【我来说两句】

·1993年,东药集团很想和辽足继续美满的“姻缘”,并开出了当时的“天价”300万元。另一家相中足球的企业——远东集团则频频表示出对辽足的兴趣,在参加当年七运会的比赛中,“远东”二字出现在辽足的球衣上,这引起了东药集团的不满。不久,远东喊出了380万元的收购价,终使辽足的东药模式解体。

·1995年,尽管胸前印着“博威”字样,据说出价160万元,但拖欠了近一半的款项至今没能到位,成为永远的死账。辽足也第一次没有任何名头“裸奔”在赛场上——只称为辽宁队。

·1996年,上海航星冠名辽足。于是辽宁队冠名辽宁航星队。这是辽足第一次由省外企业冠名,不过,借助辽足当时宏大的号召力和张桐坡的成功操作,航星当时为身在甲B的辽足投入了400万元在当时令人震撼的巨款。

· 1997年和1998年,辽足冠名辽足天润队,并以天润为胸前背后广告,在甲B赛场征战两年,具体出资价格不祥。

·1999年辽宁队重回甲A,身价暴涨。辽足转战抚顺主场,成为辽宁抚顺队,胸前广告为双菱润滑油。冠名及广告所得为1500万。

·2000年,辽足还称为辽宁抚顺队,胸前广告为辽轮集团,共得资金1400万,及400万实物。

·2001年,仍然身在抚顺的辽足改名为辽宁抚顺特钢队,胸前广告为辽宁电信。共得资金1500万元。

·2003年4月3日,辽足易名北京三元队,“辽宁队”在中国足坛消失了一段时间。

·2004年联赛开始前三天,武汉中誉汽车宣布冠名辽足,并签订了为期三年的合同,其中第一年为实质性合同,而后两年则为意向性合同。为此,辽足得到了1800万的冠名费以及胸前广告费用。

·中超元年中誉退出后,辽足四处寻觅新的合作伙伴,但冠名赞助商一直没有着落。另外虽然辽足背着“联通新时空”的字样打了整整一个赛季,但事实辽足没有得到联通方面的任何的报酬。

这场“秀”的本质终归是忽悠,最后谁也没有什么便宜可占。就像今年春晚的赵本山小品,两个主角煞有介事地为一辆轮椅拍卖竞价,嘴里喊的热火朝天,但是无论谁把锤子拍下来喊“成交”,另一个都不会掏一毛钱出来。赵本山怎么着也算是当今中国演艺圈的头牌人物,竟然也利用一把辽足这个可怜的穷光蛋秀一把,是不是有点不丈夫?有本事你应该去忽悠一把皇马这样的豪门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bgaoke.com/,葡萄牙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